百年耻辱一朝雪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19 12:05

日本女军医留在南京

 

  佐乡渥洋子于1915年出生于东京郊区一个工人家庭。1936年从东京医科大学毕业后,与一位日军陆军大佐结婚。八一三事变后,她和丈夫一起来到中国上海战场。佐乡渥洋子任军医。仅两个月,她的丈夫就阵亡了,这给年轻的她以沉重的一击。更重要的是,她亲眼目睹了日本侵华战争带给中国人民的血泪苦难……[全文][评论]

 

汪伪“中央广播台”偷播日本投降消息

 

  汪伪政府的宣传喉舌“中央广播台”(它的地点在今天的中山东路西祠堂巷)的两位技术员收听到重庆的电台广播后,趁江东门发射台的日本主管不在,中断了日伪广播,偷偷播发了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,南京城顿时沸腾起来,老百姓奔走相告。而这时日军方面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……[全文][评论]

 

两个单词抢发日本投降

 

  当吴文焘刚来到“路透社班”的抄报窑洞,就听到报务员高叫一声“快来看”,吴文焘见到抄报纸上有一连串三四个“Flash”(特急)的字样,在吴文焘的接触中,路透社很少用这么十万火急的方式。随着耳机里微弱的蜂鸣声,又出现两个单词:“Japan capitulated”(日本投降了)…[全文][评论]